港珠澳大桥成就世界跨海桥隧建设领域的“中国创造”

南沙区政协委员、社南沙委袁红茵专家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

      20181023日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宣布港珠澳大桥通车,粤港澳大湾区合作与建设又迈上了新的台阶。港珠澳大桥是跨越伶仃洋连接香港、珠海、澳门的超大型跨海通道,全长55公里,主体工程“海中桥隧”长35.578公里,其中海底隧道长约6.75公里,是一座名副其实桥隧结合世界级工程和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建设难度极大,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等层出不穷,仅专利就达450项之多,在多个领域填补了空白,造出了世界上最难、最长、最深的海底公路沉管隧道,成就了世界跨海桥隧建设领域的“中国创造”。南沙区政协委员、南沙支社副主委、留学回国工学博士袁红茵研究员高级工程师有幸参与了这一国家重大战略性工程的建设。该工程规模巨大,加之建桥区域地质、水文、气象、环境等十分复杂,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复制,即使当时国际上在建日本东京湾跨海道路全长规模也只有15公里。早在2004年港珠澳大桥建设前期筹备阶段,借鉴国际上部分经验袁红茵就向筹备组提出了关于地质、水文、气象、生态、环境等科学调查与科学试验的相关建议并得到筹备组技术总负责人苏权科专家的采纳。港珠澳大桥主桥钢结构用钢量十分巨大,达42万吨,相当于42艘万吨巨轮的用钢量,工期紧迫,制造任务十分繁重。如何在有限工期内高质量、高效率完成建造任务是摆在大桥建设者面前的难题。国家交通运输部会同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组织全国大型桥梁先进制造企业和专家进行联合攻关。2013年在大桥建设的关键阶段,作为特邀专家袁红茵参与审定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钢箱梁板单元自动化制造专题研究工作大纲工作并进行技术攻关,形成全国大型及超大型钢桥大规模、高质量、高精度、高效率自动化生产的国家标准和规范。袁红茵把在国外所掌握的超大型桥梁钢箱梁结构焊接收缩量精确计算等先进技术应用到该大桥制造和加工中,以确保该大桥的百年工程质量。袁红茵说,港珠澳大桥主体结构真正实现了从“精品意识”到“精心设计”、“精确制造”和“精准施工”的高质量、高标准设计与施工。主桥钢结构制造精度是毫米级的。例如,主桥钢箱梁结构在焊接时将产生收缩,根据国际相关经验,每延米长度的制作节段将产生约0.4~0.5毫米的收缩量,如设计时不考虑此因素,1000米长度的桥梁将产生约500毫米的累积误差,将对桥梁组装架设等质量产生严重影响。因此,在大桥的设计阶段就已经把影响工程质量的这些因素都进行了考虑。作为一名留学回国人员,多年来袁红茵积极向海外宣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桥梁建设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特别是超级工程的港珠澳大桥。正如2014101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袁红茵撰写的‘海外版我人生中的“北斗星”’一文中所提到的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将使“我所期待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袁红茵说“留学回国服务20年来,能够有机会亲身参与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我感到很光荣、很自豪、很幸运,因为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已的桥!”

袁红茵参加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钢箱梁板单元自动化制造专题研究工作大纲评审会议

袁红茵作为专家组成员在评审会议中

关闭窗口